從酸辣粉、麻辣粉到特麻辣粉 央媽口味為何越來越重?_教育醫療_烏海新聞_烏海新聞網_烏海日報
啟航建站系統
頂部右側廣告文字
頭部廣告460x60
橫幅通用100% x 90px

網站首頁 教育醫療

從酸辣粉、麻辣粉到特麻辣粉 央媽口味為何越來越重?

作者:網友 來源:互聯網 2018-12-20 11:03 9927 ℃
橫幅通用100% x 90px

以前每次美聯儲加息,都有一個自然的問題,就是中國央行第二天會不會跟?

  就在美聯儲公布2018年最后的議息決議前夜,12月19日晚間,中國央行就率先公布了“定向降息”的措施:

中國央行推出定向中期借貸便利工具,也就是TMLF,簡稱“特麻辣粉”,定向支持金融機構向小微企業和民營企業發放貸款,資金可使用三年,操作利率比中期借貸便利(MLF)利率優惠15個基點,目前為3.15%。

  這一工具定向服務于小微企業和民營企業,因此被稱為“定向降息”。

  因為SLF、MLF投放的都是中短期流動性,在凈穩定資金比例的監管要求下,限制了商業銀行投放低流動性長期貸款的能力。此次TMFL雖然期限一年,通過連續續作可以達到三年。

  市場恍然。沒等來央媽并沒降準,而是又創造性的發明了新菜品“特麻辣粉(TMLF)”。這是繼酸辣粉(SLF)和麻辣粉(MLF)之外的又一道新菜。

  銀行們自我安慰,雖然沒盼來滿漢全席,但好歹是道菜,填填肚子也是極好的。

  01.美聯儲加息,為“40年罕見”?

  12月20日,美聯儲宣布加息25個基點至2.25%-2.5%區間,這是美聯儲年內的第四次加息,也是2015年底開始的本輪加息周期里的第九次加息。

  此外,美聯儲官員目前預計2019年將加息兩次,而9月份的利率決議會議上,這一數字是三次。這說明,美國經濟的最新情況,已經對美聯儲未來的加息路徑產生了影響。

  加息決議公布后,美國三大股指迅速走低但隨后反彈。但在鮑威爾講話后,美股又大幅走低,三大指數最大跌幅均接近2%。

  這樣的市場表現,令美聯儲陷入一個有趣的困境,金融市場告訴他們“別再加息了”,但經濟數據卻顯示,進一步緊縮仍是適當的。

  富國銀行(Wells Fargo & Co.)近期的一項調查顯示,大多數美國散戶投資者表示,美聯儲應該停止12月的加息。

  有著“新債王”之稱的DoubleLine Capital首席投資官,岡拉克周一在接受CNBC采訪時表示,美聯儲本周不該加息,理由是債券市場令人擔心,以及2020年經濟將放緩的預期需要美聯儲扭轉政策。

  最為響亮的反對之聲來自于美國總統特朗普,他對美聯儲加息幾近到了不能忍的地步。周二,美聯儲加息前夕,特朗普在推特上做了最后的表態,他說:

  “我希望美聯儲的人在又一次犯錯之前,能讀一讀今天《華爾街日報》的社評。不要讓市場變得比現在更缺乏流動性。停止縮表吧。去感受市場,不要只看毫無意義的數字。好運!”

  而拋開特朗普的威嚇不談,美聯儲在股市表現如此惡劣的情況下加息是極其罕見的。

  事實上,這是自1994年以來,美聯儲首次在殘酷的市場情況下收緊政策。

  目前,標普500指數在過去3、6和12個月中均下跌,標普500指數有一半處于熊市中,銀行股和運輸股接連暴跌。

  
02.TMLF:特麻辣粉

  12月19日晚,央行宣布創設定向中期借貸便利(Targeted Medium-term Lending Facility,TMLF)。主要內容為:

  支持實體經濟力度大、符合宏觀審慎要求的大型商業銀行、股份制商業銀行和大型城市商業銀行,可向中國人民銀行提出申請。定向中期借貸便利資金可使用三年,操作利率比中期借貸便利(MLF)利率優惠15個基點,目前為3.15%。其他沒有提到的屬性(比如要不要抵押品),可能就是參照MLF執行。

  TMLF的操作對象是大行、國股行和大型城商行,利率比MLF低15BP,期限為一年(可申請兩次續做,實際可達三年)。

  由于大行資金成本低,一般不太會需要TMLF,可能興趣不大,想投放小微、民企的,負債成本又顯著高于TMLF的銀行,會有較大積極性申請。

  還要考慮到,TMLF作為投放基礎貨幣的一級操作,能實質性降低銀行整體負債成本和貨幣市場利率(基礎貨幣的二級市場利率),再進一步減輕某些銀行拉存款的壓力,從而對存款利率也起到控制的作用,存款端的“降息”就這么誕生了。

  那么問題就來了,美國在加息,中國不跟也就算了,為什么還選擇定向降息呢?

  首先,中國選擇不跟隨美國加息,反而降息,主要原因是中國的貨幣政策目前要解決的主要矛盾是國內經濟增長,也就是刺激內需的問題。

  經濟數據表明,中國目前的經濟面臨較大的下行壓力,政府半年以來的“寬信用”并未表現出較大起色。因此,央行選擇定向降息,主要是為了支撐內需,穩定經濟增長,這是央行工作的當務之急。

  但為什么又只選擇了“定向”降息,而不是全面降息呢?這又要回到匯率的掣肘上來。如果全面降息,人民幣匯率勢必面臨比較大的貶值壓力(不懂邏輯的,可以了解一下利率平價理論),這對資本管控以及貿易談判都不是好事。

  任何一個開放經濟體都同時面臨內部和外部兩個均衡的問題,內部問題主要體現在經濟增長上,外部問題會集中體現在匯率上。央行行長易綱最近就提到,“要在內部均衡和外部均衡上,找到一個平衡點”。目前來看,這個平衡點,就是TMLF的推出。

  純粹按照國內的情況來看,支持全面降息。但考慮到外部均衡的問題,不能降息。內外結合考慮,定向降息就這么搞出來了。

  TMLF顯然是對實體(尤其是小微、民企)融資是有一定作用的,是央行有效的定向貨幣政策工具之一。但是,貨幣政策并不是萬能的,我們還有很多別的工作要做。

  整體上看,這是央行落實此前的一系列支持小微、民企融資的政策的內容之一。央行此前提出“三支箭”的政策組合,其一便是“增加民營企業的信貸,特別是小微企業的信貸”:

  “凡是中小銀行有客戶、還能貸出去,只是因為存款不夠或是存貸比太高,缺乏資金導致貸不出去的,人民銀行都以再貸款、再貼現的形式支持這些銀行。”

  這一表述簡化版,就是“只要你能做小微、民企貸款,做多少都行,央行源源不斷地給你提供便宜的彈藥。”

  再簡化一點,央行相當于是說了句:“錢不是問題。”

  可是,問題就來了,有時候,還真不是錢的問題。央行只負責提供資金,但不負責承擔風險,也不負責教大家怎么做小微。

  我不得不坦率地講,解決小微、民營融資難問題,最關鍵的點,并不是資金成本,也不是有沒有資金,而是銀行能不能做、會不會做。如果銀行不會、不擅長做小微,那么即使遍地的小微想貸款,他們也不會申請更多的TMLF去做。這一情景,歐洲出現過,歐洲央行白給錢(TLTRO)也沒有什么銀行要。

  央媽可以把馬兒牽到河邊,但不能強迫馬兒喝水。目前我們面臨的情況,差不多就是這個感覺。

  小微信貸需求一直是旺盛的,但是銀行要掌握科學的方法去放貸,才能有效地服務這些需求。否則,小微的問題還是解決不了。

  而建立科學的體系和方法,可能是眼下銀行支持小微最緊要的事。有些事,不是錢的問題,是能力問題。


Tags:

橫幅通用100% x 90px
最近發布
橫幅通用100% x 90px
下载微信都有什么软件可以赚钱的软件